当前位置:首页 > 玉木宏

三分彩单双

原標題:揭秘廢儲失敗後劉邦為何不殺呂後?

呂後者,劉邦正印夫人是也。

作為中國古代曆史上最有權力的三大政治婦人(呂後、武則天、慈禧太後)之一,呂後雖然沒有武則天那種在男人世界裏狂稱“朕即天下”的正式女皇稱號,不過也隻是差沒有下紅頭文件而已,況且她還是獨步天下的第一位古代女權主義者(影子皇帝般地“垂簾聽政”的專利權應該歸屬其專利發明了吧),這個曾堅決反擊劉邦廢儲,並成功擊敗皇帝老公捍衛自己兒子太子地位,還成功把自己的對手戚夫人,用韓式整容傷筋動骨整成驚世駭俗的“人彘”造型(有“藝術想像力”也),最終成為中國曆史上第一個“臨朝稱製”獨攬國家大權的猛女人,當然是故事多多,也從一個側麵說明了呂後的父親呂公的卓越的投資才能,當初以人力、物力包括自己的如花似玉的女兒的青春作為華麗抵押入股劉邦大漢概念(或期貨)公司,也終於獲得了最豐厚回報。

那麽是什麽原因使帝國第一人的皇帝,在爭奪皇權承繼話語權的組織博弈中,馬失前蹄並幹脆利落敗下陣來的呢?

這個問題,當然是牽涉到了呂後和以呂後領銜的呂氏集團的可怕政治能量。

漢立國之後,漢高祖劉邦對鞏固皇權可謂不遺餘力,不僅和大臣相約“不是劉氏而王共擊之”,同時處心積慮剿滅異姓諸侯王,包括韓信、彭越、英布三大開國名將在內的一批功臣被殺,也讓其“高枕無憂矣”。到了最後,因為懷疑開國第一功臣蕭何有意立威,有相權超越皇權的嫌疑,於是找個借口把自己打天下的主要政治力量豐沛集團裏的頭號“鐵杆分子”蕭何關了起來。甚至於疑神疑鬼草木皆兵的他還懷疑到了自己的“第一心腹”,也就是曾在鴻門宴上救過他的命的連襟樊噲要勾結呂後謀他的劉漢江山,立馬讓陳平和周勃去索樊噲的命,可謂是到了利令智昏的程度。

正因為鞏固皇權的患得患失,最後讓劉邦有了奪嫡廢儲的決心,也因此和首當其衝的呂氏外戚集團有了最直接的利益衝突,最終過招的結果,作為最高統治者的他卻在皇權承繼爭奪戰中敗下陣來,敗給了自己的元配夫人,令人大跌眼鏡,不勝噓唏。

這當然是一場吸引眼球令人興奮不已的世紀大戰,也可以說是呂後以後十幾年“不是帝王,勝似帝王”的垂簾聽政生涯的前哨戰和總預演。我們分別用長鏡頭敘述曾經患難與共的夫妻緣何成為暗中較勁的政治對手,然後對焦風暴眼中的兩個皇帝級女人呂後和戚夫人的恩恩怨怨,以及聚焦皇權承繼爭奪戰中敗下陣來的“政治天才”劉邦為什麽會技不如人,此中的“你有過牆梯,我有張良計”的精彩紛呈更是令人拍案叫絕。

在講到這場世紀之戰前,我們先來回顧一下優秀革命女戰士呂後的光榮革命曆程。

關於呂後,《史記》載曰:“呂後為人剛毅,佐高祖定天下。所誅大臣多呂後力。”也就是說呂後絕對是劉邦得天下的得力助手,至少在誅滅威脅皇權的大臣如韓信、彭越等人就是她的大手筆。

說起來,作為女人,呂後走過的革命道路,不說是一個女子,而即使是男人,都算是很悲壯很具傳奇色彩的,這個二八年華就嫁給了“中年油膩男”劉邦的傳奇政治女性,不折不扣的“大叔控”,不僅一出道就為劉邦的私放役徙坐了冤枉牢,在監獄中還忍受了非人的虐待,以至於沛縣監獄中有一個曾是劉邦鐵哥們叫任敖(後任禦史大夫)的獄卒看不過欺負女人的小人,打傷了此人,從這你就知道呂後走過了怎樣崎嶇的革命道路,這也是一筆重要的政治財富也。

而呂後最大的政治資本就是為漢朝立國做過28個月的“政治人質”,也就是被項羽扣留劉邦父親差點被烹殺的那一次,這都是她以後在官場叱吒風雲的最濃墨重彩的一筆。

呂後不僅在政治上為劉邦作出了重大犧牲,即使是青春和夫妻生活也幾乎全在劉邦那裏報廢了。

呂後嫁給劉邦時不足20歲,後來劉邦舉起反秦義旗總是“生活在別處”,直至“人質事件”因口燦蓮花的侯公的忽悠得以圓滿解決,呂後才和老公劉邦團聚,而結婚十年間,屈指算來夫妻倆相處不到三年,可謂是聚少離多,十分苦逼的亂世鴛鴦。

最有諷刺意味的是,當呂後在鴻溝議和後回到親愛老公劉邦身邊,卻發現自己已經是多餘的“第三者”,因為劉邦那時正膩著彭城之敗後碰到的“亂世佳人”戚夫人,這是一個“一顧傾人國”的美豔舞蹈家,所以倒黴呂後“常留守,希見上,益疏。”原以為十年的魂牽夢縈會換來甜蜜重逢,從此過上幸福生活,殊不知自己卻盼了個透心涼,此時不到三十歲的呂後也隻能淚往肚裏流地當一個“留守太太”,居然元配把自己弄成了小三的尷尬境地,嗚呼哀哉,這男人和政治局麵一樣,局局新,都是多變的主也。

所以,呂後對美豔“妖姬”、藝術家出身又很會粘人的戚夫人的嫉妒怨恨之心,當然像三月的春之油菜花一樣燦爛開放,想壓抑也壓抑不了,原本女人之間使小性子也是司空見慣,尤其是後宮女人,這沒有什麽大不了的。

最關鍵的是,到了後來,人心不足蛇吞象的戚夫人,居然不僅奪了皇帝寵幸的同時,還想一勞永逸地獲得長寵,所以整天哭成淚人兒攛掇劉邦廢了儲君,也就是呂後的寶貝兒子太子劉盈,要立自己的兒子劉如意為新儲君,這就觸到了呂後的政治底線,老公讓你“霸占”我沒話說,誰叫自己已經人老珠黃拴不住老公的心了呢,不過連我的寶貝兒子你也敢動,那就休怪老娘我不客氣了,那是事關整個呂氏集團的核心利益,我的唯一指望也就是這個了,連我的紅線你都敢踩過來,那麽就看老娘和你誰的本事大了,是驢是馬都出來溜溜吧。

總之,在政治智商基本為零、隻會長袖善舞的戚夫人吹響衝鋒號的那時起,圍繞這廢立太子的組織話語權之爭就如火如荼從來沒停止過,呂後是怎樣尋找政治同盟軍又如何最後讓劉邦願賭服輸唱起悲情“鴻鵠歌”的,都像是一出不用編劇的精彩曆史大劇一樣激蕩人心,令人血脈賁張。

你戚夫人誰不惹去惹曆史第一權婦呂後,難怪最後被砍手挖眼死了都不知是什麽回事,你看呂後對付足智多謀的韓信彭越的那股辣勁,就夠最心狠手辣的男人夜夜做惡夢的了,你還吃了豹子膽去惹事?找死啊。

好,現在我們就來講講劉邦的“奪命雙美”呂後戚夫人的儲君權之爭,這個問題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也算是因美色引起的“戰爭”,果然美色也是生產力也,雖然也有劉邦的政治用心。

這個世界美色無處不在,利用美色的人也無處不在,甚至於因為沉迷美色而招致亡國的也大有人在,商紂王、周幽王就是最好的榜樣。美色本身沒有錯,隻因為加了一點私心,再加上一些邪念,於是就變成了紅顏禍水,得不償失,那時美色不僅不是生產力,還是摧毀王朝政治的最佳春藥和炮彈,看你如何利用它而已,沒有定力的皇帝甚至於還會被烤成一片政治廢墟也,國家也跟著消亡。

我相信蘇妲己、褒姒也曾是清純少女,就因為她們碰到了昏君,所以最後也被強大的政治逆流裹挾進去,身不由己地壞了名節,所以美色如政治一樣也是雙刃劍,就看你如何對待它和利用它了。

因為廢儲說到底是戚夫人利用美色蠱惑而且是劉邦有意促成而發生的。當然劉邦雖然也是有名的喜愛酒色,卻是取之有道,雖然有時也會情不自禁有點沉迷,比如對戚夫人的愛就從來沒有掩飾過,甚至到了愛不釋手的地步,但是劉邦不會因為對女人的喜愛而荒廢國事,這絕對不是劉邦這種開創基業的開國皇帝能犯的錯誤。而且,不謙虛地說,劉邦的後宮皇後妃子的素質也還是不錯的,政治素質過硬的有跟劉邦挨過槍林彈雨的潑辣呂後,藝術素質過硬的當然是他最寵愛的舞蹈家戚姬戚夫人了。

當然,皇帝的後宮絕對沒有平靜的時候,尤其是涉及到自身利益的紛爭,更加是比男人的官場政爭還頻繁還陰風陣陣,劉邦一生中最後的遺憾就是想換太子居然流產了,就是源於劉邦生命中最重要的兩個女人的最慘烈的後宮角逐,那就是呂後和戚姬兒子的皇儲之爭,這可以說是劉邦一生中胸口永遠的痛,也可以算是劉邦在政治上的一次重大失敗,敗給了自己的親愛老婆呂後。

既然說到呂後和戚夫人,我們就來講講這廢儲為什麽失敗了吧。

眾所周知,漢立國之後,漢高祖劉邦對鞏固皇權可謂不遺餘力,不僅和大臣相約“不是劉氏而王共擊之”(用經濟術語說白了就是怕別家公司強力“惡意收購“劉漢公司),同時處心積慮剿滅異姓諸侯王,包括韓信、彭越、英布三大開國名將在內的一批功臣被殺,也讓其“高枕無憂矣”。到了最後,因為懷疑開國第一功臣蕭何有意立威,有相權超越皇權的嫌疑,於是找個借口把自己打天下的主要政治力量豐沛集團裏的頭號“鐵杆分子”蕭何關了起來。甚至於疑神疑鬼草木皆兵的他,還懷疑到了自己的“第一心腹”、曾在鴻門宴上救過他的命的連襟樊噲要勾結呂後謀他的劉漢江山,立馬讓陳平和周勃去索樊噲的命,可謂是到了利令智昏的程度。

正因為鞏固皇權的患得患失,最後讓劉邦有了奪嫡廢儲的決心,也因此和首當其衝的呂氏集團有了最直接的利益衝突,最終過招的結果,作為最高統治者的他卻在皇權承繼爭奪戰中不體麵地敗下陣來,敗給了自己的元配夫人,令人大跌眼鏡,不勝唏噓。

那麽是什麽原因使帝國第一人的皇帝,在爭奪皇權承繼話語權的組織博弈中馬失前蹄了呢?

可能大家也熟知劉邦的《鴻鵠歌》:“鴻鵠高飛,一舉千裏。羽翮已就,橫絕四海。橫絕四海,又可奈何?雖有矰繳,尚安所施?”這首詩的內容基本上就是這次廢儲運動的口敘實錄式寫照,劉邦雖然書讀得少,但跟得讀書人交流多,直接知識多,寫起詩來也是不在話下,毫不含糊,不謙虛地說,劉邦也算是帝王中寫詩寫得最好的之一了,如果沒有人能考證出他請人代筆的話,因為也不知是不是有背後強大的寫作團隊為他寫就的,當然,這純屬開個玩笑,大家不必當真。這詩當然也是直白易懂,本身就是反映劉邦心情的大白話,大意就是說,天鵝呀,大雁呀,一飛就是幾千裏。他們羽毛已經豐滿,人家是隨便飛來隨便起,一飛衝天橫絕四海。我們還真是不知怎麽辦,真沒有招對付人家了。人家翅膀硬了,我老劉雖有弓來又有繳,可也是用不上啦。心肝寶貝啊,這可不是我老劉不想管你,而是天意也,我也沒法子了。其實寫這首詩時,劉邦的處境基本上與當年項羽在烏江邊“霸王別姬”時的情形差不多,“虞姬虞姬奈若何”,生離死別之際的鑽心痛也,絕境中的無可奈何的掙紮,是多麽地讓人絕望,此時的劉邦才真正理解曾經的好兄弟項羽的苦痛,是那麽鑽心的痛。當然劉邦和項羽項大王的區別是劉邦沒有他那麽自負,沒有憶苦思甜提起當年勇,也不過多將責任推給老天爺,什麽天要滅我非戰之罪啊,劉邦大概是不會往這方麵想的,拉屎不出賴地硬,那是要被人恥笑的。總之,劉邦是實話實說了,沒辦法就是沒辦法,俺們爽直慣了,因為朝中盤根錯節,各派政治勢力都在為各自利益在搏殺火拚,還包括曆史的種種原因和積怨的糾結,很多東西在互相掣肘,貴為皇帝的劉邦也是獨力難支也,三分彩单双這當然有一點天意的成分在內,不過並不是說天要滅劉邦,這是事在人為,然後才是無可奈何的歎息,劉邦還大方地承認這次博弈真是技不如人,我老了,真的不中用了,怨不了別人什麽什麽的。因為曆練官場的呂後實在是意想不到的強大,劉邦甚至於要承認一開始就低估了她的政治智商和能量,所以到了後來刮目相看之後,也隻能坦率地表達了自己無能為力又無可奈何的心情了。大家也知道劉邦自從以48歲高齡在家鄉沛縣起義反秦之後,十幾年的鞍馬勞頓禦駕親征,還受過多次嚴重箭傷,50多歲登基以後身體每況愈下,病痛連連,看到自己時日無多,而漢皇朝又百廢待興,劉邦急啊,常為漢的江山社稷擔憂,尤其是劉邦百年之後接班人人選問題真可謂是傷透了腦筋,讓他覺也睡不好,寢食不安啊。

按理說,當時已經確立劉盈為太子,他又是嫡長子,應該是沒有什麽可擔心的。不過後來劉邦發現劉盈過於“仁弱”,才華也很平庸,除了一顆善良的心別無長物的樣子,擔心他難以合格地繼承皇位。因為在官場崇尚的是“叢林法則”,弱肉強食是也,有婦人之仁的人分分鍾成為別人的“美味點心”,被人吃了還不知道是什麽回事,根本是一點也不像劉邦,相信這樣兒女情長的太子當上皇帝後,根本沒有能力管理好江山社稷,所以就有了換太子的心。

而且,劉邦的寵姬戚夫人所生的兒子趙王劉如意才華出眾比較有魄力,這方麵和劉邦比較類似。加上戚姬日夜啼泣欲立其子為新太子,所以劉邦也想廢掉呂後所生的太子劉盈,改立趙王如意,已經是下定決心的那種。

當然,其時廢儲程序還處於萌芽醞釀階段,因為要換太子確實是困難重重阻力很大。資料顯示,按照華夏傳統習俗,大都是實行嫡長子繼承製,這是宗法製度最基本的一項原則,也就是說宗族組織和國家權力組織的運作必須吻合,具體點說即是王位和財產必須由嫡長子繼承,嫡長子就是正妻所生的長子,如果要廢太子必須引發多方麵的“政治地震”,因為這牽涉的場麵太多觸動的利益太大,阻力自然就大,如果不是萬不得已,很多人是不敢輕言換太子的,說重了就是了動了國之根基,弄不好會發生大動亂。

直到漢十年,皇權爭奪又出現了新的危機。

因為從大肆殺功臣中立威並賺足了政治資本的呂後野心越來越大,劉邦甚至察知了呂後有異心,也就是有代劉而王的跡象,她的那麽多政治動作當然是包藏禍心,所以廢太子劉盈改立趙王如意為國儲的程序也提上了議事日程。

這次劉邦是下了決心的,一方麵要打擊呂後勢力鞏固劉漢政權,另一方麵也是有意取悅於自己的最愛美人戚夫人,一箭雙雕也。劉邦之所以心向戚夫人並為她強出頭,那當然也有美色的蠱惑,好漢不打誑語,盡管劉邦知道要動了政權組織根基比登天還難,他要麵對的是根深蒂固的強大傳統繼承法,雖然獨力難支,劉邦還是樂意為自己心愛的戚姬去搏一搏,即使是碰得頭破血流,他也要勇往直前,直至鞠躬盡瘁,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劉邦也是性情中人。當然,可以預見的是,阻力非常地大,以至於作為一國之君的劉邦也感到處處受掣肘,也隻有這個時候從來自信樂觀的劉邦開始有點悲觀厭世,恍然發現原來他也是一種權力傀儡,他的嶽父呂太公才是一個最精明的政治投機家,以前得到呂太公的資助高興得屁顛屁顛的,還以為是自己是大美男,呂太公倒貼美豔女兒給自己呢,原來完全不是那麽一回事,是劉邦自作多情,他隻是把劉邦當作“政治黑馬”和潛力股來加以投資而已,現在他已經派自己的精明女兒呂雉來連本帶利要收回去了,一切都是冤有頭債有主啊,這世界確實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其實劉邦也隻是人家手上放飛的一隻風箏而已,線在別人手上,愛如何操縱就如何操縱,有時在恍惚之間劉邦總是有這樣的不妙聯想和大徹大悟。不過,公平而客觀點來說,呂雉作為劉邦的元配夫人,也是出生入死和劉邦患難與共過,當年在項羽軍營裏作為人質苦過黃蓮,後來又因劉邦怕擔當不了殺功臣的罪名,而替其一一除去帝國最強大的政治對手,鏟除了大部分異姓王,鞏固了大漢的大一統,讓劉邦高枕無憂,也算是勞苦功高,是劉邦革命道路上同甘共苦的不可多得的戰友,還是一個女中豪傑,政治智慧一點也不亞於劉邦也。最重要的是,呂後在朝中人脈很廣,很多大臣都是呂後的勢力,有著很深厚的群眾基礎,而劉邦最心愛的戚夫人,除了美豔除了藝術細胞除了深得皇帝老公之心外,她在漢朝政治圈子裏幾乎是白紙一張,純潔得很,換句話說也就是沒有一點政治基礎和政治能量,所以呂後和戚夫人之間的政治對決,簡直就是不對稱戰爭,即使是加上皇帝的劉邦也勉強打個平手,甚至於實際上是處於劣勢,因為劉邦要撼動的不是單一的人,而是根深蒂固的作為王朝政治的最強大根基宗法觀念和宗法製度,這才是最要命的。這也是劉邦此前對換太子猶豫不決的深層原因了,後來發現呂後的異動,才使劉邦為漢家江山放手要搏其一搏。而當劉邦把換太子的議題拋出去之後,簡直就像是炸開了馬蜂窩,沸反盈天啦。劉邦甚至低估了曾與他甘苦與共的大臣們的反應。當劉邦多次征求親近大臣的意見時,原以為會得到他們的擁護甚至於同情,卻不想包括留侯張良在內的一班老臣,都強力勸他不要廢除劉盈的太子稱號。

因為第一個起來反對廢儲的就是朝中大臣,他們紛紛群起諫爭,張良、周昌、叔孫通等漢重臣都堅決反對廢長立幼。因為太子一位事關國體,非常重要,不可輕易改立,為大漢建立禮儀製度立了大功的大儒叔孫通這回也不耍滑頭不做騎牆派了,而是堅決反對廢立太子,還因廢立太子一事說了一番非常具代表性的話:“太子天下本,本一搖天下振動。”把太子上升到了天下之根本,叔孫通們看重的正是宗法製度治國,他們認為一旦製度遭到隨意破壞,以後就會形成習慣,誰都可以因私心而隨意朝令夕改,這對治國很不利,簡直是災難性的改變,後果不堪設想啊。

張良還考慮到了當時天下初定,漢朝統治根基未穩,各項規章製度還沒有完全走上正軌,需要加以健全完備,而不能隨便廢除,也隻有維護現狀無為而治,不鬧政治地震,才能安定天下確保大漢江山永固,這理由也是蠻瓷實的。

反正,基於政治大局,大臣們強烈反對廢儲。不過這卻絲毫不能動搖劉邦換太子的初衷,因為劉邦和那幫老臣的著眼點不同,雖然也有偏袒大美人戚姬的私心,不過劉邦更多考慮的還是呂氏家族對劉漢的滲透。

弄不好會像異姓王一樣讓江山變色,換句話說呂氏就是當時最有威脅的異姓王了(而且外戚還更加能近水樓台先得月也),如果劉盈做了皇帝,母憑子貴,到時候不賢明的太子被母後玩於股掌之間,不就是等於江山易幟啦,這當然是我要考慮的重點,反正換的太子也姓劉,還比較有為,很像劉邦,又沒有強大的外戚勢力作為後盾,這難道不也是劉邦在考慮漢之江山穩固之事嗎?

因為角度不同,眼光就不同,既然都是考慮國之大事,為什麽還拘泥於什麽嫡長子才符合宗法組織製度才是正統呢?劉邦就特別反對此種食古不化的酸腐想法和做法,這是典型的腐儒行為,劉邦可是和腐儒鬥了一輩子的人。因為是原則性的問題,劉邦當然也不會那麽容易退卻也,雖然劉邦知道他的對麵是萬丈深淵很難逾越。

最搞笑的就是那個因奏事碰到劉邦親熱擁吻戚姬而罵其為桀紂之主的大膽周昌,因為劉邦曾把要換太子的想法告訴他,並讓他立馬表上態。劉邦想周昌是其的老熟人老部下,自劉邦任泗水亭長時就跟著老劉,然後和劉一塊兒起兵出生入死親如兄弟,即使不支持也不會反對吧?居然劉邦最怕的事情卻又發生了,因為周昌正是最堅決反對“廢長立幼”的那幾位大臣之一,簡直是氣死人也。

因為劉邦一問周昌換太子之事,有口吃毛病的周昌一聽要廢長立幼,立馬勃然大怒,想要吃了劉邦的樣子,人一急火攻心說起話來更加結結巴巴,他十分惱火地對劉皇帝說:“臣口不能言,然臣期期知其不可。陛下雖欲廢太子,臣期期不奉詔。”這當然是急於反對而更加口吃說不清楚而“期期“的緣故,弄得劉邦這個當皇帝的也變得哭笑不得,隻能在那幹笑著,這個大膽周昌還真是吃了豹子膽,連劉邦都敢噴,估計劉邦以前也是太能從諫如流了,才把這班大臣給慣的。

周昌就是一門大炮,非常能直言,劉邦當然也知道讓部下講真話的重要性,這也是劉皇帝得天下的秘訣,絕對不會治他的罪,正因為周昌的仗義執言,據說後來還有了冷血呂後“跪謝周昌”的催人淚下的故事呢。要說呂後冷血,也就是因為沒碰到讓她感動得熱淚盈眶的人而已。

反正眼看太子行將被廢,另一個做出強烈反應的就是呂氏集團,尤其是這些年年老色衰常坐冷宮做“留守太太”的呂後,更是對色藝俱絕的寵妃戚夫人怨恨有加,如果劉如意能成功上位,那麽此事的最大受害者就是呂後,她以後還哪有地方站?當然是利用自己多年經營得來的政治勢力和能量來極力狙擊和瘋狂反撲了,利益才是攪動天下人的唯一杠杆。

最後呂後遂求救於帝國“智囊”張良,據說請動劉邦請了很多次也請不來的著名隱士“商山四皓”就是張良的妙計,也正是因為這幾個很有名望的老臣的緣故,劉邦終於放棄了換太子的理念,願賭服輸。

其實,張良那時候也已經處於半退休狀態,眼看著功臣們不時受滅門之災,他老人家也早已有了效赤鬆子遊的退隱之心,不過形勢危急之中,因為有人為呂後獻計讓她去找張良,也唯有滿肚子計謀的張良才能救太子的危難。居然聽說後來還發生了有點氣急敗壞發了瘋的呂後先是屈尊下跪,接著又讓自己的哥哥呂澤(作為一個劉邦的大將,其在軍界的影響也不弱)去強迫不大理世事的張良設謀的事來,軟硬兼施啊,可見換太子對呂家是怎樣的生死攸關耶,呂家就靠劉邦這個不成器的兒子劉盈來撐門麵了,老劉早就料到。這事後來劉邦才知道的,其實劉邦也低估了毒呂後要保衛自己利益的決心和能量,認為她不會弄出什麽驚濤駭浪來,最多就是茶杯裏的風暴而已,以劉邦這個大風大浪裏闖過來的一國之主,絕對沒有擺不平的政治風波,居然就在呂後那裏跌了一跤,後悔不及,因為他老人家怎麽也想不到,她能請來了他自己怎麽請也請不來的“商山四皓”,始料不及也,簡直是眼鏡片碎了一地。張良當然是一個足智多謀的人,雖然他那時已經因為自保需要不太理國家大事,不過他可能也認為換太子非同小可,而且又受到了呂後之重托,他是一個能堅持原則的人,也可能不想壞了祖宗規矩,而且他是一個很守信用的人,他要辦的事絕對不會推托了事,三分彩单双答應了的就一定得辦妥,牙齒當金使,這個劉邦和他共事多年就知道了他的這個脾氣,讓換太子一事影響國家穩定也不是兒戲啊。不過張良也沒有具體幹些什麽,就通過呂澤對呂後獻計說:“現在天下太平,皇上也已經不像戰爭年代那個時候聽我的話了,而且皇上現在那麽寵愛美豔戚姬,也正是因為愛才動了換太子的念頭,即使是我再以言語勸諫他不要廢長立幼,這已經不是靠口舌就能保太子無事的了。不過我知道皇上曆來非常看重‘商山四皓’(就是隱居在商山的四位年長高士,都曾是秦的博士,很有才學和治國本領),卻多次去請他們出山也始終請不來,你們也知道皇上對儒生是怎樣的一種態度了,呼呼喝喝大罵豎儒什麽的,這四位方外高人就因為皇上對臣下態度一貫傲慢無禮而不出山的。現在能救得了太子的可能就是他們了,如果你們有辦法把‘商山四皓’請出來輔佐太子,當太子的老師,讓他們天天陪著太子讀書,尤其是上朝之時陪伴太子,並讓皇上知道,然後認為太子受高人指點一定很有才華並深孚眾望,那麽可能會讓皇上改變主意,試試無妨。”呂後聽到張良這麽一說,也不知這靈不靈,更不知能不能把那四個世外高人請來當太子的老師,反正也沒法子了,就死馬當活馬醫吧,立即付諸實施。呂後先派呂澤讓人帶了太子的親筆信,還帶了一份厚禮,用低三下四的言辭商請“商山四皓”出山輔佐太子,這四位高士也就是東園公、甪裏先生、綺裏季和夏黃公,不知什麽原因居然這次不再矜持,竟然全都來了,成了太子同車同遊的老師,這已經是後來的事了。

唉,這漢十二年還真是劉邦多災多難之秋,大家也知道劉邦在平定英布叛亂時又中了致命箭傷,現在病更加嚴重了,沒幾天活頭了。

可是,此時劉邦主導的廢立太子程序還是一無進展,這讓劉邦怎麽會死得瞑目啊,他現在一門心思就是要為心愛的戚夫人做最後一件事,那就是立如意做太子。

張良也曾當麵勸諫過劉邦,後來索性托病不再上朝。而作為太子太傅的叔孫通還以死相諫,為了息事寧人,劉邦也曾假裝聽從,事實上劉邦對廢立太子的想法從來沒有改變過,那確實也是劉邦的一種保江山社稷的策略,非要堅持不可。

直到一次朝宴,劉邦才猛然發現他從來認為不成器的太子身邊有四位八十多歲的老人相伴,他們胡須、眉毛都白了,但是穿衣戴帽卻非常講究,很有點道骨仙風的超凡脫俗清爽樣。

劉邦當然很奇怪,就好奇地問這四位老者是誰?為什麽和太子在一起?四位老人爭著上前回答劉邦,並各自報了姓名:東園公、甪裏先生、綺裏季、夏黃公。哇,不聽不知道,一聽嚇一跳,這不是劉邦多次請也請不來的“商山四皓”嗎?當年他們拒絕出山為官,寧願過樂道安貧的生活,還寫了一首《紫芝歌》明誌:“莫莫高山,深穀逶迤。曄曄紫芝,可以療饑。唐虞世遠,吾將何歸?駟馬高蓋,其憂甚大。富貴之畏人兮,不如貧賤之肆誌。”從這些詩句裏就知道他們清高得可以,劉邦還吃了閉門羹,為什麽逃避我而要跟隨我的仁弱兒子呢?劉邦百思不得其解,這裏麵一定發生了什麽偏差,於是忙問其故。

於是四位老人上前向劉邦謝罪道:“陛下輕視儒生,又愛罵人。我們因為不願受辱,所以才謝絕了陛下的邀請而寧願隱居深山老林。如今聽說太子仁孝恭敬,是個寬厚仁愛的人,還能禮賢下士,尊重和愛護天下讀書人,得到天下人的擁護和愛戴,所以我們就來了,一齊來做太子的賓客。”這他媽的“商山四皓”怎麽說這話這麽肉麻啊,簡直就像是拿了人錢財替人家做廣告的托,一點風骨也沒有了,這還是以前那些清高孤傲的世外高人嗎?劉邦不禁突然有點犯迷糊起來,劉邦的兒子是什麽德性他還不知道嗎?這怎麽就像是變性了一樣啊?

後來,劉邦最終也想通了,能得到名滿天下的“商山四皓”相助這本身就是一種最厲害的政治動作,廣告效果絕對是出來了,而且從這方麵的運籌帷幄也說明了呂後非一般的政治手腕,幕後活動和策劃確實是搞得十分成功,深不可測的政治毒婦啊,至少劉邦不能請動“商山四皓”,單單這一點劉邦已經是輸了,不管是用的什麽手段,劉邦也隻能無話可說無計可施。

我確實老了,不服老不行啊,怪不得我一說要換太子,朝中那麽多大臣都拚命反對,除了陳說利害以外,還對劉盈讚不絕口,都說他聰明過人,深孚眾望,原本是呂後在後麵使橫手啊,自己太小看呂後了,劉邦是這樣想的。及至“商山四皓”一來,劉邦更加知道大家很同情太子,有了四位大賢輔佐,更是如虎添翼,孤家寡人的我和遭人嫉恨的戚美人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了,他們已經成為了鴻鵠大雁,能橫絕四海了,我還能怎麽辦?一個病入膏肓的老頭,除了消除改立趙王如意為太子的念頭,沒有什麽條件可說,從此以後劉邦再也不提廢立太子之事了,省得賣力不討好。

於是,劉邦最終也隻能無可奈何地對“商山四皓”說:“那就煩請四位大賢好好輔導教化太子了,這樣國家就有福了。”說完眼淚差點就流了出來,不知是為太子流還是為如意流甚至於是為自己流的,落花流水春去也。

四位老人敬完酒,便瀟灑地離去。看著離去的四位老人的背影,劉邦突然有一種很柔弱很失落的感覺,像被一種無形力量抽空了的那種十分空洞的感覺,革了十幾年命,到頭來居然作為人主的他已經沒有能力再指點江山,那種心情更加是傷不起,太傷心了。

然後劉邦指著他們對戚夫人說:“親愛的,不是我不管你,我已經是盡力而為了,為了你也為了我,我想更換太子,但是有他們四位大賢人都來輔佐太子,太子的羽翼已經豐滿,難以撼動太子地位了啊!看來我們的兒子如意是當不上太子了,這隻能說是天意弄人,呂後真是一位好主子啊!還是你以後的好主子,難怪連我最信任的樊噲也和呂氏集團眉來眼去了,呂後夠老辣嘛。完了,完了,全完了,這可什麽辦?”一聽到自己的皇帝老公也無能為力,戚夫人那個悲痛難以言說,立馬就失聲痛哭,看到自己的心肝寶貝哭成了淚人兒,劉邦也沒招了,隻好語無倫次地對戚姬說:“別哭啦,寶貝,來來來,為我跳一曲曼妙的楚舞吧,我最喜歡看你跳舞了,我也來和唱一首楚歌吧:鴻鵠高飛啊,一飛千裏。羽翼已豐啊,橫絕四海。橫絕四海啊,還能怎麽辦。即使手有弓箭,對於高飛的鴻鵠也沒有什麽用啦,根本不能傷害得了它的……。”

就是在這種憂心忡忡又情意綿綿的氛圍下,劉邦傷心地唱完了歌,戚夫人早已哭幹了眼淚,還真是有一種生離死別的感覺。反正光哭也沒用,最後也隻能罷酒上床睡去,管他天塌還是地陷,無所謂了,連命都可以丟掉,這世界沒有什麽可以不丟棄的,劉邦算是看破了……。

劉邦在廢儲如此重大的帝國政治運作上,很沒麵子地敗給了自己的大老婆,也預示了他死後呂氏集團的絕對坐大,然後是千篇一律生生不息的“秋後算賬”。

為什麽千百年來人類總是喜歡在自己發明的“權力遊戲”的召喚下,高舉利益的利劍前赴後繼地自相殘殺呢?難道利益是高於生命的唯一選項嗎?甚至於到頭來自己也成了利益的陪綁也在所不惜?果然人類是最有思想的破壞性動物?我不知道,可能,這源於一切的欲望……

總之,這奪嫡未遂之仇呂後絕對是要報的(而且革命形勢的發展也需要她這樣做),還有那由來已久的冷宮春怨也一並清算。隻是劉邦沒有鞠躬盡瘁之前也隻能暫時隱忍罷了,君子報仇也不用十年呢。

果然公元前195年(高祖十二年)四月甲辰日,劉邦在長樂宮兩腳一伸,呂後的兒子劉盈承襲帝號做了大漢皇帝之後,呂後就加緊了打擊戚夫人這個政敵加情敵的步伐,反正戚姬的所有力量基本上就是從劉邦那裏得來,“保護傘”一被收起,基本上長袖善舞的戚大美女在官場上也處於了“裸奔”的狀態,要怎樣羞辱都沒有多大障礙了。

當然,呂後是一個曆史上配享本紀(和她的老公一樣)的準皇帝級政治人,她不僅僅隻是想要了戚夫人的命,最重要的是要清除威脅自己兒子皇權的趙王劉如意,不然的話能變天的可能就是這個類劉邦的戚姬寶貝兒子了,要是這樣,到時候連哭都沒眼淚了,官場從來不相信眼淚和溫情,於是圍繞如何廢掉劉如意進而斬草除根的大小政治動作由此出籠,而且從來沒有消停過,同時通過打擊劉姓王動搖大漢統治根基,為呂氏集團在政壇的崛起騰出位置。

最終,由於自己的寶貝兒子劉盈意外早死又無後(盡管一說他有6個兒子),更是讓狠毒呂後有了大開殺戒的理由和底氣,包括劉如意在內的劉邦三個兒子直接或間接被呂後害死,戚姬也被虐殺了,此後呂氏集團還差點篡奪了大漢皇權,正應了劉邦臨死前的擔憂。所以很多曆史研究者都好奇廢儲失敗後的劉邦,為何不幹脆利落地把心狠手辣的呂後殺掉(一如李世民不殺武則天養虎為患),因為他明知心愛戚姬和寶貝兒子劉如意會有生命危險,這是不是很會看人和用人的劉邦的一大曆史敗筆?

盡管曆史上探討此類問題的寥寥無幾(包括正史),因為沒聽說過劉邦要殺呂後,不過從曆史的疑雲或軌跡中,似乎也看出了劉邦不殺呂後的真實原因,那就是“不想、不敢、不能”。

為什麽這麽說呢?以下綜合史料和某些曆史研究者的觀點佐證一下。

首先,作為劉邦的結發妻子和創業夥伴,甚至有人認為劉邦得江山呂後有一半功勞,作為患難與共的老夫老妻,本來就不怎麽濫殺大臣且有寬厚仁愛之心的劉邦,根本沒想要殺死自己孩子的媽;

其次,經過多場異性王叛亂之後,為了鞏固大漢皇權,劉邦必須也隻能依賴心狠手辣能穩住政治局勢和威懾大臣的鎮國呂後來托孤,輔佐自己的皇兒,否則秦朝二世而亡的悲劇甚至可能再次發生,故不敢殺了呂後;

再次,正如他在廢儲失敗後所寫《鴻鵠歌》“鴻鵠高飛,一舉千裏。羽翮已就,橫絕四海”所表,對於身後代表龐大利益群體的呂後,廢儲尚且失敗,何況對羽翼已豐難以撼動的外戚集團(包括依附朝臣)權勢代言人,自然是想殺也殺不了,換句話說根本不能殺,會引起天下大亂,以劉邦的謹小慎微,他絕對不會為了一個心愛的戚姬而亂天下,不然他也不是很能隱忍能擊敗強大項羽的劉邦了。

總之,這正如某些曆史研究者總結起來的以下三點“現實上行不通,情理上過不去,利益上不可取”所表,劉邦不殺呂後是有深刻曆史原因的,不是要殺就殺那麽簡單。

分享到: